Clea Ma™ 馬夏時

猫 是 家。照 片 是 会 唱 歌 的。

【李莊的孩子】

10月,陰晦的天氣每天都籠罩著盆地。又去一次李莊,碰見幾個孩子剛剛從垃圾堆撿回兩隻幼犬,盡力照顧的同時激烈爭奪著撫養權。其中穿青色T恤的男孩在此之前已經有了屬於自己的小狗,顯得比較淡定,他的小狗很想跟這兩隻新來的小傢伙套近乎。此間陸續有街坊們騎著小綿羊和單車路過,旁邊的老婦人默默做著家務。接著其中一個女孩的父親下班回來,女孩大聲對他說“我要養這只~”父親說“不准養”女孩說“嗯~~~要養~~~”然後,父親沒有接話的默許好像讓她更加興奮了。

孩子們積極地跟我們講述他們和小狗的故事,即使他們跟小狗也是第一次見面,餵他們吃自己的牛奶,帶他們去沙堆便便。對面有只不知誰家的鬆獅小噴油,一直戴著...

馬熊溝的孩子在毛毛雨下,那裏是另一個世外桃源。

一面

10月,在往新都桥的路上,沿途会有一些当地居民在路边收取‘停车费’,一般是5-10元人民币不等。这个小女孩跟着父亲一起在海拔4000米左右,冒着寒风和骄阳在路边等待从车上下来‘取景’的客人。我们对此很是羡慕,他们能把家安在这种出门即是如此风景的地方。当然我们也不会介意和吝啬这点辛苦费,毕竟他们在这个地方开辟了一块用于临时停车赏景还带有厕所的空地。而且,这笔对我们说来微不足道的费用,就算是作为冒昧打扰大山的主人们的一点小小的补偿吧。

在我们前面有一辆成都车牌的车主拍完照片后不愿意付费,转身要走,以致小女孩的父亲从离车较远的地方一直跟他到驾驶座旁要取停车费,车主操着成都口音说:你们一点也不像少数民族...

在海拔4000+的山頂捱過最冷一夜,被賣汽油的喇嘛救了。

在這條泥濘得不得了的破路上,叫卓瑪的女孩和她的兄弟們好像和清晨的第一道曙光同時出現在我們眼前。最小的兄弟嘴裡不停小聲重複著:扎西德勒,而卓瑪眼裡流動著讓我覺得很複雜的東西。

[ 未知的风景 ]

被洗脑还是要有个限度吧,吃饱了闲着没事多多烧香祈福吧。

横版的亮点。。。

懵然发现他们家的地砖居然和20多年前奶奶家的洗手间地砖一模一样一模一样!

真是个回忆的宝库,对我们这群人来说。

最近跟修面师傅很有缘『小洲』

那天陪小野童鞋和小蚕蚕童鞋去逛,被电视台采访了,据说明年那里的果树要被全部收回,难道再也不能看到小洲村口卖着玲珑剔透新鲜水果的大妈大叔了么。。。难道再也吃不到小洲村口的新鲜杨桃和木瓜了么。。。!!!

东东家楼下还有这样的风景。

『身边的手艺人』

大叔把自己的小排挡装点得很细致,外加还有点害羞喔。

不是猫也不是老鼠= =

被關在籠子裡的小傢伙,由被我們關注之後的狂叫來提醒主人:到飯點了。

沒喝酒還一直處於醉酒狀態的攝影師傷不起

剛才去房頂真心是想拍個小人摔倒的姿勢,可惜那個姿勢小人就站不穩了,於是換成奔跑。想說摔倒並不可怕吧,可怕的是再也不能站起來跑了。

結果回來一看全世界都是摔倒的新聞……我真的不是烏鴉嘴。

他摔了,所有人都摔了。

遠離城市很容易就能找到精神上的富有。

整理舊照片是一件很奇妙的事。

2007年 · 秋

那時我們還過著定時上班不定時下班的日子,沒事吃飽了飯就去交大裡面散步玩貓的日子。後來我們離開了,後來你們也離開了,再後來又有很多人奔赴了,再後來他們給她起了一個很時髦的名字:魔都。

老家也发洪水了,记忆中上一次最大的洪水是在1990年,除了照片里这个地方附近的外婆家,很多地方都淹了。这是老爸拍了发我的,长江零公里的地标大圆球已经淹了一半。

我賣藝,不賣夢想。

陌生的疯子。

誒,大半夜的。右2的性別很難辨。

不愛說話

仁者见仁

去年在李庄拍的一些保留建筑和街道,整理出来之后发现全部都是小时候见过的景色,一去不复返的。

维基百科:李庄鎮位於中國四川省宜賓市翠屏區東部,長江南岸,距岷江與金沙江交匯處19公里,是中國歷史文化名鎮之一。早在南梁大同六年(公元540年),李庄便成為南廣縣治和六同郡治所在。李庄至今保留著較為完好的古鎮格局和許多歷史建築,包括旋螺殿、中國營造學社舊址兩處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和東嶽廟、張家祠、禹王宮三處四川省文物保護單位。

在中國抗日戰爭時期,國立同濟大學、中央研究院、中央博物院、中國營造學社、北京大學文科研究所、金陵大學文科研究所等10餘個知名文化科研機構均內遷至此,使李庄成為戰時中國重要的文化中心之...

这看上去很美,可都是生活垃圾。

创意园里有只纯白的咪,默默看着各种被拍的模特,流浪的她只求一顿午餐。

©Clea Ma™ 馬夏時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