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ea Ma™ 馬夏時

猫 是 家。照 片 是 会 唱 歌 的。

第一天,在泸沽湖的旅馆外面遇到一只雌雄莫辩的狗,我随意唤了他几声便一直跟着我们进了旅馆的院子里,老板的狗见了他不爽,老板也想赶他出去。他不吃我给他的饼,还把饼叼在嘴里像杂技一样的玩弄了半天又吐出来。他陪我蹲着,见我没有起来的意思便顺势躺下睡着,我摸他的脑门他把脖子伸的长长的享受,像我以前认识的猫那样。

第三天,刚洗漱完毕打开窗户就看见他在路上跟一群别的狗打打闹闹的跑过来,我唤他几声,他便放下他的狗兄弟跑到旅馆门口端坐着,然后又躺下睡着。出去吃早饭,他带我们见了他的两个跟班,一个是白白的右眼瞎了的长毛,一个是带着面具的长相奇特的小短腿。他们和我们一起吃了包子,期间一只牛头梗被游客主人带出来,以他为首的一群土著一拥而上,那身裹满了植物种子毛球的小杂毛一会就不见影子了。

头一次遇见一只喜欢我超过喜欢蚂蚁来了先生的狗,像我以前认识的猫一样的狗。

评论(5)
热度(11)
  1. 螞蟻來了Clea Ma™ 馬夏時 转载了此图片
©Clea Ma™ 馬夏時
Powered by LOFTER